50){document.getElementById('search_box').style.display='none';document.getElementById('search_img').style.display='block';}">
特色傳媒
攜書如歷三千世,無書惟度一平生
——世界讀書日,讀書進行時
來源單位:全媒體中心發布時間:2019-04-23

1972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向全世界發出了“走向閱讀社會”的號召,要求社會成員人人讀書,讓讀書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1995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宣布,每年的4月23日為“世界讀書日”,希望無論一個人貧窮或富裕,年長或年輕,都能去感受體悟閱讀所帶來的樂趣。

不積跬步,何以至千里

為了鼓勵大學生讀書,培養大學生的讀書習慣,我校設立了“讀書達人”這一稱號,用以表彰在圖書館借閱書籍、閱讀最多的學生。據圖書館的統計數據顯示,電視藝術學院的馬文麗在一年的時間里共借閱了244本書籍,位居借閱排行榜榜首。

閱讀是一種習慣,馬文麗提到,要從一個小目標開始,從一本吸引到自己的書開始,等慢慢習慣了看書的感覺,再一點一點擴展。培養任何一個習慣都是這樣,剛開始的時候都需要先堅持、練習,讓大腦開始有記憶,直到形成慣性,走進書籍的浩瀚世界。

習慣對于讀書是至關重要的,馬文麗用查理芒格的一段話與我們共勉:“每天起床的時候,爭取變得比昨天更聰明一點。認真和出色的完成你的任務,慢慢的,你會有所進步。雖然這種進步不一定很快,但你這樣能為快速進步打好基礎。每天慢慢向前挪一步,到最后,像大多數人那樣,你將會得到你應得的東西。”

讀書正是如此,持續做小的正確的事,乍讀起來言簡意賅,卻是能使人生獲益的好習慣。

閱經典,長智慧

新聞與傳播學院崔波老師平日里一直保持著每日閱讀的良好習慣,她描述自己是一個“受益于讀書的人”。近年來,她更多偏向于閱讀自己專業領域的書籍文獻,同時也從未落下過其他各方面的知識輸入。她本人也開設了《中國哲學簡史》百部書百部電影項目,同時也會給班里的同學列一個大學內必讀書單,這些都得到了學生們的熱捧和選擇。此外,她也擔任了“浙江青年閱讀節”的發起人角色,號召青年多讀書,努力將閱讀做成一個“視聽用”相結合的綜合體,努力讓大眾喜歡閱讀,受益于閱讀。

在提及圖書類型時,崔老師推薦大家可以閱讀中國哲學、馬克思主義、西方哲學、現代科技類等書籍。在她所教授的學生中,她要求她的研究生每天保證一定的閱讀量,并且每天以語音形式匯報文獻閱讀情況,從文獻出發,通過廣泛大量的閱讀積累,經過思考,旁征博引,這也成為她和學生一個互相交流的有效路徑。

持之以恒,寧靜致遠

我校文學院朱曉軍老師一直是校內公認的“閱讀達人”,經常在課堂上呼吁同學們多讀書,非常注重對學生閱讀習慣的培養。他要求他的學生們一周閱讀一本書,每節課都會在課堂上讓同學們做讀書心得分享。許多同學在他的影響下,漸漸體悟到了讀書的樂趣與重要性。

朱曉軍老師本人有著豐富的閱讀量,“讀書破萬卷”的他現在仍保持著每天讀300頁文學名著、50頁專業理論書籍的習慣,而這種習慣的培養則是在他大學本科期間養成的。“大學者,非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大學生就是應該趁著大學時間多閱讀學習,現在大學的‘大師’在哪里呢?當然就在圖書館里。”

他在課堂上總是老生常談一句話,大學本科四年至少應該閱讀200本書,無論是人文社科、經典名著、專業書籍,還是一些小眾文學,甚至是奇聞趣史,都可以作為閱讀的對象,書籍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我相信人與書是有緣分的,我只會在同學們提出想要了解哪個領域時,為他們指出幾本相關可閱讀入門的書籍,剩下交由他們自己去發現,他們一定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書。”

現代互聯網發展迅速,獲取知識的途徑也在不斷的拓展,通過網課、知乎、博客等一些電子網絡手段也在沖擊著傳統的閱讀方式。朱老師強調道:“沒有任何獲取知識的形式能夠超越讀書,因為每一本書都是一個單獨的世界。無論是一本小說還是一本理論書,都是有屬于自己的邏輯體系,一旦缺少了其中的任何一塊,都不能夠完全理解這本書的精妙之處。完整的知識體系才是書籍的終極魅力所在。”

談到讀書對于一個人最大的意義,他說了這樣一句話:“讀書最大的意義,就是讓你能夠意識到自己的無知,然后,激發你的求知欲。”人只有在意識到自己有著深深不足之時,而面對著這么浩瀚無垠的宇宙世界,才會燃起奮發向前的熊熊火焰。

知識、經驗和經歷這些都是世界上最寶貴的資源,一個人不可能經歷所有的事情,也不可能完全靠實踐獲取經驗。閱讀的好處就體現在此。琢磨了許多年的問題的答案,很可能就安靜地在某本書里躺了幾十年上百年甚至幾千年。

自書海中,尋覓書香

文學院胡曉華老師認為,文字其實是一種思維方式,通過閱讀各色人寫下的各式作品、公眾號推文、微博文字,了解作者的個性、喜好和思維方法,以此擴展心靈,并將看到的東西與日常生活、待人接物聯系起來,這便是閱讀的意義所在。

胡老師在工作之余,幾乎每天都會讀書。目前家里有五個書柜,每年的紙質書閱讀量在一百五十冊以上,她也存有大量專業研究需要的電子書。

她密切關注著有關自己專業領域,同時涉獵歷史、文學、傳記類書籍。其中,傳記類尤其得她心意,啟真館出版的傳記她每本必看,目前她正在閱讀的一本書便是懷宇翻譯的《羅蘭·巴特傳》。

“或許有些同學起初會覺得讀書很累、很慢,但是需知‘萬事開頭難’,只要有足夠耐心,了解專業領域的重要書籍,選擇一兩本書作為精讀讀物,細細剖析文本,就可以較快地掌握讀書方法。不僅如此,讀書還能夠拓展我們的知識面,給人帶來更為廣闊的眼界,就好像一個人沒有看過海,但是他可以在書中了解關于海洋的知識,形成對海洋的認識。”胡老師這樣說。

腹有詩書氣自華

圖書館就是一座知識殿堂,在圖書館中借閱書籍、潛心研讀的也不只有同學。據了解,電子信息學院的裘姝平老師在圖書館里的借書排行榜單上也是名列前茅。

裘老師辦公室的桌子和窗臺上常年擺著幾摞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她認為這也是督促孩子閱讀的好方式:以身作則來培養孩子的讀書習慣,這樣的習慣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受益終身的。她說:“人總會有困惑低落的時候,書也會給予你很多力量,讀書的人總會讓自己內心更飽滿,遇到問題更知道該如何處理。”

除了借閱專業方面的書籍,裘老師也會結合自己的興趣,借閱一些書法、國畫方面的書籍。別人的推薦或者豆瓣網的評分都會對她選擇書籍產生影響。

對各種風格的書籍侃侃而談,瀟灑自如地講述自己的見解,這樣自信的氣場充滿了吸引力。腹有詩書氣自華,由內散發出來的氣質是顯然易見的。

共享圖書,讓書流動起來

人們不僅在閱讀中汲取知識,也不斷適應著閱讀方式的演變,思考著人類與書籍的關系。可圖書資源畢竟是有限的,如何讓有限的圖書資源得到充分的利用,使更多的人受益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共享”成為“五大發展理念”之一,作為擁有兩個校區的浙江傳媒學院,對于兩校區之間圖書資源的共享也十分重視。

據桐鄉校區圖書館相關工作人員介紹,兩校區之間的圖書借閱流程充分體現了圖書資源共享精神。學生通過館藏查詢到所需書籍在另一校區,可以前往圖書館借還中心“通借通還”處登記,圖書館流通部工作人員負責圖書查找、運送,圖書到館后通知學生前來辦理借閱手續。通過這樣一個流程,就實現了一次兩校區之間的圖書交換與共享。

由于兩校區所開設專業的不同,圖書館按照兩校區學科專業特點采購、布局圖書資源,并做好兩校區圖書資源的合理調配。圖書館專門組織文學院專業教師到下沙校區圖書館書庫現場選書,調配一批專業所需書籍到桐鄉校區,滿足師生閱讀需求。據圖書館相關借閱數據顯示,2018年兩校區通借通還書籍人次呈上升趨勢。每一張登記表,每一本書都留下了閱讀的軌跡。

人很難因為別人的一席話改變習慣,但若有一念之間愛上讀書,就會對一個人的一生產生深遠的影響。好的書、經典的書都值得閱讀,靜得下心來閱讀,去認識新鮮的事物,碰撞思想的火花,盡情徜徉在書的海洋。

xfplay2020每日稳定资源站姿